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

跪下來幫小姐穿鞋子

不知道是故意還是巧合,最近幾套日韓劇集都出現了俊男為女士穿鞋子的鏡頭。當中是否包含一些甚麼社會現象或者風氣問題,真的是不太清楚。


韓劇《太陽的後裔》

首先當然是《太陽的後裔》宋仲基幫宋慧喬縛鞋帶的一幕。各位宋太都很熟悉這個畫面,應該不用我多說。

但是其實在他之前,2015年末已經出現了下面的畫面。


日劇《朝五晚九》

Johnny's事務所帥哥山下智久為石原理美送上都不只,還要親手穿上一對全新的Jimmy Choo。


日劇《毫不保留的愛》

本季度日劇《毫不保留的愛》,Johnny's事務所另一帥哥,山下智久的師兄瀧澤壽明為武井咲買下及穿上,一對售價接近170,000日圓的Manolo Blahnik新鞋子。

看來女人都很受落俊男為她們穿鞋子。而且似乎很容易加入劇情之中。或者都是現代日劇中,植入式廣告非常猖狂之故吧?

2016年9月10日 星期六

非建制派要考慮引入立法會選舉初選機制

今次立法會選舉,多名老資格議員不幸落馬,好像李卓人、馮儉基、黃毓民等等,當中黃毓民更只是輸幾百票,實在令人嘆息。

但是選舉過後,大家冷靜下來,就會明白其實在參選名單太多的情況下,這也是難以避免的現實。比例代表制讓只有10%左右選票的候選人也可以當選,自然會引來很多人報名參加。新界東出現22個參選名單,多議席單票制之下,互相爭奪對手選票機會大增。

黃洋達和譚德志都是激進派的候選人,結果兩人同得三萬多票出局。如果兩人選票全歸一人,六萬多票已經可以高票當選。李卓人和馮儉基都是溫和派的候選人,同樣雙雙出局。相信選民都會希望他們這四人當中兩人可以入局吧?問題是,誰叫誰退選都不對。這樣我們就需要有一個機制,讓選民可以事先決定誰人可以做他們的代表,爭取入局。

這樣的機制就是初選機制。如果可以在立法會選舉報名前執行,我們可以事先選出一個「派別」的候選人,那樣就大家都可以不用憂心正式選舉時,票源被分簿最終導致選舉落敗的問題。

泛民有舉行初選的經驗,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前,何俊仁興馮儉基曾經進行初選,以決定誰人去代表泛民參加特首選舉。當時我記得是在港鐵站外用IPad投票。選民要輸入身份證號碼才可以投票。不能重覆投票。我當年對這個方式印象不錯。只要稍為改善一下,作為立法會初選的系統也是值得考慮。

當然,仍然需要所有非建制派政黨樂意參加,這個初選才有可能成事。但是大家只要考慮一下多次立法會選舉的落敗經驗,就會明白初選看來未嘗不是一個辦法。最低限度有選民參與,以民意來決定,總比瞎猜好一點。

2016年9月2日 星期五

香港精英體育政策

香港精英體育政策一直只承認曾經在大型國際賽事,例如奧運會和亞運會,中奪取獎牌,然後才會獲得資助。

首先其實這是十分本末倒置的事。香港運動員沒有資助,又怎麼可能跟世界各國的獲得政府資助的好手競爭?另外,已經獲得資助的項目在爭奪獎牌方面跟沒有資助的比較,自然有優勢,繼續獲得資助的可能性也更大。

此外,奧運會每個項目(體操、田徑、游泳、球類)的獎牌數目不同。菲比斯一個人可以在一屆奧運贏取八面獎牌。但是足球項目20多人參加,金牌只會有一面。即是說如果香港在某一個項目有一位天才運動員參加,他可以單憑一人之力令該項運動成為資助項目。

再加上不同項目在全世界的參與人數都不一樣。欖球在亞洲參與人數不多,基本上香港只有日本一個對手。所以在許多亞洲賽事中,香港都可以取得亞軍/銀牌。但是在足球項目,亞洲參與人數極多。香港在亞洲只能算是三流球隊。所以我認為不可能以亞洲級別成績來公平比較香港的欖球和足球隊伍。

當然,香港政府也不擁有無限資源去資助所有的體育運動。但是我在此僅希望香港政府在重新審視精英體育政策的時候,會加強研究,以求達到一個更加符合市民冀望的結果。

2016年8月3日 星期三

7月17日:Komeda早餐和常滑

早上08:00我們一起到外面找早餐吃。很快我們就找到了名古屋地道的Komeda Coffee




在這間咖啡店,點咖啡就會附送多士和蛋醬或果醬。




早餐之後,我們就取回出租車,由酒店前往常滑的永旺夢樂城(AEON Mall)

這個永旺夢樂城在2015年12月才開業,它真的非常大,佔地二十萬二千平方米,相等於四個東京巨蛋。場外還有Wonder Forest,有小型賽車和其他娛樂設施。


永旺夢樂城跟一般永旺的分別在於永旺只有永旺百貨及超級市場自己一家,而永旺夢樂城除了永旺,還有其他商店,包括Uniqlo、Bic Camera、Daiso、豐田……數之不盡。基本上可以滿足你所有的購物願望。昨天去Outlet沒有買到的東西,今天可以補償了。這裡也有六小時免費泊車。還有很大的Food Wonderland和餐廳街。




超級馬里奧也來娛樂大家。


常滑就是招財貓的發源地,這裡有一隻兩層樓高的招財貓歡迎大家。


牠後面就是出售各種招財貓的攤位。


午餐我吃這一間,但是等候時間很長。排隊點了餐付了錢,還要再等20分鐘才有東西吃!


其實只是意粉、黑炸雞和薯條。還有一杯飲品。

大約1時多我們就離開前往不遠處的中部國際機場。走的時候停車場滿滿的都是車。相信不少家長都想,帶小孩子來這裡,消費不多又可以玩上一天。(這裡還有小孩子專用洗手間。)我走的時候心想,這個永旺夢樂城真是太捧了。如果香港機場附近也有一間多好!回到香港上網看到機場北商業區打算作出類似發展,如果可以做到永旺夢樂城這樣就好了。

由永旺夢樂城前往中部機場十分鐘就到。還車的時候要收取用ETC卡收取的高速公路費用,合共11,500日圓。我以為我們申請了Central Expressway Free Pass,應該8,000日圓封頂,但是原來沒有申請!(車子不是我租的,是姊姊透過東瀛遊租的。)東瀛遊不為我們申請也算了,他們連隻字也不提。結果我們要蝕3,500日圓。東瀛遊為我們提供租車服務的女人叫Joyce Yuen。大家不要指望她或她的公司會為你提供好服務。她要踢一腳才動一次。我以後要租車也自己直接上網租算了。至少我會知道我租些甚麼。

為此非常氣惱地進入機場,check-in之後太太去了Hello Kitty Land購物。然後我們就經過海關出境。出境之後當然還是要購買免稅品。買齊了才心滿意足地回家。

問姊姊今次旅程那裡最好玩,她想都不用想就答是立山黑部。我想也是的,天氣好、風景美麗、氣溫溫和、走路不多、基本上是一個景點緊接另一個景點。我最喜歡的也是立山黑部。

因為今次旅程是在夏天,為了避暑,我盡量選擇了往山上走。河口湖、立山黑部、上高地、新穗高吊車…等等都是山區,溫度比本州其他地方低些。所以整個旅程大家都不會感到太熱。但是我們仍然免不了會去一些很熱的地方,好像金澤,太太覺得那裡真的是太熱了。另外我們去到白川鄉時幸好剛剛下了一場雨,讓溫度降低了不少。整體來說,今次的計劃都算是成功的。

最後一提,我很不明白為何那麼多人在登機之後第一件事是去廁所?候機室的廁所不能用的嗎?機場內的廁所還會有人定期清潔,飛機上的廁所在開放登機之後是沒有人清潔的!

7月16日:下呂溫泉、土歧和名古屋

早上我們在酒店吃早餐,然後就去後面的溫泉街走走。









這間小川屋比富岳高檔多了。下次再來的話一定不會住富岳。


富岳酒店。

大約10時左右我們就開車前往土歧。車程大約要1.5小時。中途在付知見到有一間V・drug中部薬品,我們又停了半小時給大家買東西和上廁所。最後差不多13:00才去到土歧。今天是星期六,遊人相當多。幸好我們找到一個接近入口的停車位。


土歧Premium Outlet。

去到土歧Premium Outlet,我們在Information Centre出示我們的護照和在下呂溫泉拿到的單張,獲得了沙巾一條還有一份優惠冊子。之後當然是醫肚。這裡有一個頗大的food court。我和太太都是吃拉麵。


吃完午餐大家各自出發去買東西,約好兩小時之後在門口集合。最後大家都有收獲。我買了一對運動鞋、太太也買到鞋和背囊。姊夫也買到一對行山鞋。買完東西我們就前往名古屋。


我們入住的是這間在榮的Garland Hotel。酒店有停車場,但是我們的出租車豐田Ractis居然太高不能停泊。Ractis!!! 真是匪夷所思。最後我要多付700日圓將車停泊在附近的Nadya Park內。

但是話說回來,這間Garland Hotel真的不錯,房間夠大,環境清潔新凈。前台店員會簡單英語。雖然對面有一間很大的彈珠店(Pachinko),但是酒店內非常清靜。最重要是價錢便宜。一間房間不用7,000日圓一晚(不含早)。今晚還是星期六晚。


Oasis 21。


名古屋電視塔




太太最愛的Donguri Republic。



逛了一會我們就找地方吃晚飯。姊夫不吃鰻魚飯但是太太很想吃。本來想找一間有鰻魚飯之外也有別的食物的食肆。但是找不到,所以分開各有各吃。


晚飯是名古屋名物Hitsumabushi。


我也是鰻魚飯。但是兩種鰻魚飯其實分別不大。

姊姊和姊夫去了吃蛋包飯。我們重新集合之後在地下街走了一會。太太和姊姊見到Amano藥房有免稅,便進去博殺。買到人家20:30關門也未買完。


名古屋的傍晚。三年前來過一次,今次再來也是逗留不久。希望有機會再來。

去完藥房我們就回酒店休息去了。

7月15日:上高地、新穗高吊車、高山和下呂溫泉

今天06:30在小木屋起床,馬上梳洗,然後二話不說就去食堂吃早餐。


食堂有洋式和日式早餐兩款。我選擇了洋式早餐。


太太選擇了日式早餐。



森之Resort小梨的食堂。來吃早餐的人不多,包括我們四人好像只有六至七人左右。只要它昨晚遲一小時關門我們都有晚飯吃。這是仲夏啊!







上高地天氣只是一般。有微雨。但是這裡確實是非常好的避暑勝地。我們都要穿上一件風衣才行。


我們的小木屋的後方。


很多晴天公仔,看來這裡的天氣好極有限。




姊夫說下次要住上圖這間酒店。我查看這裡要28,000日圓一人一晚。我寧願多住兩晚芳泉。

我們九時開始由森之Resort小梨開始走向帝國酒店。


幸好在帝國酒店趕上了10;30的巴士返回平湯溫泉。不然又會浪費半小時。經過昨天之後,我們都十分明白時間珍貴。

取回車子之後,馬上駕車前往半小時車程外的新穗高吊車站。









新穗高吊車的最高點,海拔2,156米。


可惜天氣也是不好。無景可看。




今次來我把車停了在第二停車場。我們上山頂的吊車費便宜了100日圓。我知道是有些微不足道。


但是原來這裡也已經有海拔1,308米。

之後我們趕時間去下呂溫泉,所以在回到高山中途便在一間食店停下來午餐。店名叫奈賀勢食堂


我吃的是炒麵。


太太吃涼拌麵。

這裡食物不錯。價錢也不貴。很適合我們趕路中的人。

吃完我們就繼續前往高山。








來這裡的目的只有一個。飛驒牛手握壽司。另外就是飛驒牛奶。

吃完已經差不多四時。我們立即開車前往下呂溫泉,因為預訂的富岳溫泉旅館給予我們45分鐘的私人風呂時間。

我們去到下呂溫泉時剛好是17:00。富岳就是在路旁的一間酒店。酒店內有一位叫亞Ben的香港人招待我們。他說我們的私人風呂時間已經開始,馬上就要去。他馬上帶我們到房間,然後著我們盡快去私人風呂。姊姊和姊夫先去,我和太太後去。我們每對都分到15分鐘左右。

酒店沒有餐廳,晚飯和早餐都是在房間內吃。姊姊和姊夫沒有試過這種安排。在食物都舖排好之後,亞Ben來跟我們介紹一下及寒暄幾句。原來他來了日本已經十多年。現在他說回到香港,也不感到甚麼東西令他有興趣做。


晚餐菜單



飛驒豬


飛驒牛


林羅山。就是他將下呂、草津和有馬定名為日本三大溫泉。但是我們都不覺得下呂溫泉的泉水有甚麼特別。


晚餐不錯,但是說真的份量不是很多。晚餐之後我們去了附近走走,因為Ben說這裡有一間Lawson。我們出去逛了一圈就回來,打算第二天早上陽光充足時再去拍照。然後我們會去土歧Premium Outl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