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故宮博物館西九館傷害體育界利益

1. 西九董事會表示由於會興建啟德體育場,因此不用興建大型表演場地。即是要求演藝界使用啟德體育場。

2. 香港大球場在啟德體育場落成後會被改建或拆卸。表示體育界要與演藝界將來需要共用啟德體育場。

3. 特區政府曾經表示會為體育界增加設施。現在變相體育界由現時獨自使用香港大球場,變成要與演藝界共用設施,體育設施不增反減,這並不是政策原意!

4, 我不反對興建故宮博物館西九館,我認為它可以協助增加香港對遊客的吸引力。但是政府早已承諾為香港體育界增加體育設施,現在要體育界與演藝界共用設施並不合理!

5. 西九的規劃早已咨詢及設計完成,政府應該在西九以外另覓地方興建故宮博物館。

2016年12月14日 星期三

香港大球場被香港足球棄用

昨天東方龍獅宣佈會使用旺角大球場為其亞洲冠軍球會盃的主場球場。隊長葉鴻輝表示旺角大球場有利球隊防守。他的這句說話令我感到匪夷所思。



今年9月香港友賽柬埔寨雖然勝出4:2,但是失了兩球。上月的東亞盃足球賽第二圈賽事,被視為弱旅的關島和中華台北各自都可以在香港身上取得兩個入球,最終做成香港必定要擊敗北韓才可以出線的局面。2015年香港在世界杯外圍賽也被卡塔爾射入三球。球會級比賽,南華在3月對莫亨巴根的亞協盃賽事慘吞4蛋。5月尾的亞協盃賽事中,傑志也被班加羅爾射入三球以2:3出局。旺角場有利防守?毫無證據,一派胡言。

入場人數會多?今年12月3日傑志在旺角場對東方龍獅的榜首大戰,入場人數為3,843人。2015年1月,同樣戲碼的銀牌決賽,在大球場舉行,入場人數有6,133人。即使是今年年初由被稱為"傑志二隊"的冠忠南區對東方的銀牌決賽,也有4,557人入場。同年聯賽盃決賽放在旺角,兩大擂台躉傑志對南華,入場人數也不過是4,616。


2016年香港兩支球會傑志和南華在亞洲足協杯分組賽六場比賽的入座率,全部不足二千人。相反,在2010年南華在香港大球場踢亞洲足協杯分組賽,三場分組賽入場數字分別是5,725,2,392(小西灣)和9,693。2011年,南華三場在大球場的亞協盃分組賽入場人數也是9,558,7,336和3,629(南華已出局)。這入場數字明顯比2016年優勝。

2013年10月亞洲盃外圍賽,香港對阿聯酋,入場人數有7,923。11月對烏茲別克也有5,679。旺角場要在2015年世界杯外圍賽才有這樣的數字,但是以當時的氣氛,把世界杯外圍賽放在大球場肯定更多人會入場。旺角場比大球場受歡迎?事實是完全沒有理據。你說大球場有些比賽只有數百人入場,難道旺角場沒有嗎?我試過去旺角場看一場只有167人入場的甲組足球賽。最重要其實是看球賽推廣者如何管理球隊和宣傳球賽。

更何況,香港大球場從來是香港足球的聖地。大部份人對香港足球最美好的回憶,都是在香港大球場。我第一次入場看球賽是大球場,當時我住在觀塘。直到2000年代,我才有第一次到旺角場看球賽的經驗,但是當時感覺並不好。一直到2014年重建之後,我才覺得旺角場是好球場。但是附近的飲食選擇依然是太少。我首選的仍然是香港大球場。

現今香港足球大部份比賽放在旺角場上演,其實是一種倒退。長期在旺角場比賽,結果養成了一小群只願意在旺角場看比賽的球迷。相反像我們這樣一直以大球場為香港足球之家的球迷,卻逐步被香港足球所摒棄。今天你以為沒有所謂,將來就會知道後果。你今天種甚麼將來就收成甚麼。

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石澳大頭洲

星期一,重陽節補假。我們睡到很晚才起床。早餐之後不久,我說不如去石澳走一走吧。

我一直都很想去看看石澳的情人橋和大頭洲。今天假期沒有甚麼事情要做,是來這裡走一走的最好機會。

在筲箕灣巴士總站,排隊坐9號巴士的人龍很長。當中不少是要去龍脊行山的人士,也有不少是去石澳游泳。我們在人龍中見到一個朋友,她正要跟她的朋友們去鶴咀。

我們在土地灣見到很多人下車要走龍脊。相信今天山上應該會很擠擁。到達了石澳之後,我們找到了一間餐廳先吃午飯,然後才由進入石澳村。很快就來到了海邊,也見到了連接石澳村和大頭洲的情人橋。


石澳望向大頭洲




五分洲。由這個角度望去,好像被人用刀平均地斬了四刀,分開了五份那樣。相信這就是名字的由來。


有數對新人在拍攝婚紗照片。

我們走到了大頭洲的山頂,之後又回到了石澳,在海灘走了一會,大約4時半就回去。今天遊人很多,巴士公司安排了很多加班車。由於我們是在總站上車,所以沒有問題。

但是當巴士去到鶴咀,我們只見到很多人想上車,奈何巴士已經滿座,他們想上車也上不了。後來我問我的朋友,原來她們在鶴咀等巴士等了一個小時也未上到車。我們5時便回到筲箕灣。太太說不能夠中午才出發去鶴咀。走完之後也應該嘗試去石澳先,不然會等很久很久。

2016年10月12日 星期三

麥理浩夫人渡假村-天文初探營

上星期六我們去了參加了在麥理浩夫人渡假村舉行,由渡假村和康文署合辦的的天文初探營。

其實之前已經報名參加了兩次,一次因為政府要將中東呼吸綜合症患者隔離在渡假村而取消,之後一次又抽籤失敗。結果要到上星期六才能參加。每人收費$26。便宜到不行。http://www.lcsd.gov.hk/tc/camp/p_lmhv.php

我們四時在西貢鄧肇堅運動場外的停車場集合。麥理浩夫人渡假村的巴士和員工來到,為我們登記並且派發小組名牌。當天參加人數大約30人左右。之後就開車前往創興水上活動中心旁邊的天文公園。在天文公園,有員工來為我們講解公園內的設施的使用方法。日晷(音軌)、月晷…等等。大約45分鐘之後,我們便再次開車前往麥理浩夫人渡假村。

到達渡假村之後我們便先參加一個天文講座,來自坐井會的講師向我們講解最基本的天文知識。由最基本的天文學和占星學的分別開始。還說一人一生只能夠直接看太陽兩次,左眼一次,右眼一次,都盲掉,看完。講座完畢,我們去了飯堂吃晚飯。

晚飯完畢之後有數個活動,我們分成三個小組去輪流參加。一個是太陽系各個主要星體的介紹;之後有天文望遠鏡觀星;麥理浩夫人渡假村內由太空館建設的天文望遠鏡介紹和在一個吹氣天幕內觀星。講員向我們講解了各個主要星座和星體。例如織女星、牛郎星、北極星、蛇夫座、雙魚座、人馬座之類。10:30所有節目完成,麥理浩夫人渡假村安排巴士將所有人送回西貢鄧肇堅運動場解散。我們之後便自己坐車回家。

總括來說,今次真的很有趣。我們玩得很開心,我們強力推介。如果下次有甚麼流星雨的觀星營我們一定會再次報名參加。

最後提出少少意見。如果可以安排在麥理浩夫人渡假村住一晚就好了,那就不用趕著在晚上10時多由西貢返市區。可惜當晚已經全村滿座,想訂也訂不到。另外晚飯與素也不是很高,畢竟渡假村晚餐是甚麼樣子大家應該有個概念。大家可以考慮自己帶點水果或乾糧。

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

香港首屆Formula E

昨天經過中環天星碼頭,見到賽道的搭建已經差不多完成。颱風艾利似乎影響不大,後天的首屆香港 ePrix應該可以順利舉行。



網上有些賽車迷留言Formula E不算正規賽車。但是當你見到Mercedes-Benz、Audi、BMW、Jaguar和Renault等等都相繼宣佈參加賽事,我們就應該明白這項賽事已經開始備受大廠商注目,未來也相當光明。



今年雖然失去了倫敦站,但是考慮到比賽會在香港、巴黎、摩納哥、柏林和紐約舉行,就可以想像到賽事的認股性是愈來愈大。希望未來可以有日本廠商(例如豐田或本田)加入,並且在日本東京或者名古屋之類的大城市舉行比賽。



有些網友批評電動車沒有引擎聲音,不及F1吸引。我想說我最初看F1的時候是80年代中期,當年正是渦輪增壓年代,1.6公升的渦輪增壓引擎可以有1,000匹以上的馬力,配合上肥大的光頭輪胎,當年的F1賽車速度極快,比賽也很刺激。

Alain Prost, Ayrton Senna, Nigel Mansell, Nelson Piquet和Gerhard Berger之間的決戰非常吸引。我完全沒有關心賽車的聲浪。後來F1專用3.5公升自然吸氣引擎之後,我只覺得引擎聲音很吵耳。現在那些車迷如此在意引擎聲浪其實令我有些費解。

我不是香港汽車會的忠實支持者,但是這次比賽看來還算有聲有色。第一屆一定會有些問題出現,但是這是無可避免的。當第一屆的新鮮感過後,第二屆和以後的比賽才是真正的考驗。我亦希望政府在建設啟德體育城的時候會接受余錦基的意見,容許該區的街道可以改建成臨時賽道舉行賽車和單車比賽。

Anyway,本周末賽事終於要展開,may the best man win!

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

跪下來幫小姐穿鞋子

不知道是故意還是巧合,最近幾套日韓劇集都出現了俊男為女士穿鞋子的鏡頭。當中是否包含一些甚麼社會現象或者風氣問題,真的是不太清楚。


韓劇《太陽的後裔》

首先當然是《太陽的後裔》宋仲基幫宋慧喬縛鞋帶的一幕。各位宋太都很熟悉這個畫面,應該不用我多說。

但是其實在他之前,2015年末已經出現了下面的畫面。


日劇《朝五晚九》

Johnny's事務所帥哥山下智久為石原理美送上都不只,還要親手穿上一對全新的Jimmy Choo。


日劇《毫不保留的愛》

本季度日劇《毫不保留的愛》,Johnny's事務所另一帥哥,山下智久的師兄瀧澤壽明為武井咲買下及穿上,一對售價接近170,000日圓的Manolo Blahnik新鞋子。

看來女人都很受落俊男為她們穿鞋子。而且似乎很容易加入劇情之中。或者都是現代日劇中,植入式廣告非常猖狂之故吧?

2016年9月10日 星期六

非建制派要考慮引入立法會選舉初選機制

今次立法會選舉,多名老資格議員不幸落馬,好像李卓人、馮儉基、黃毓民等等,當中黃毓民更只是輸幾百票,實在令人嘆息。

但是選舉過後,大家冷靜下來,就會明白其實在參選名單太多的情況下,這也是難以避免的現實。比例代表制讓只有10%左右選票的候選人也可以當選,自然會引來很多人報名參加。新界東出現22個參選名單,多議席單票制之下,互相爭奪對手選票機會大增。

黃洋達和譚德志都是激進派的候選人,結果兩人同得三萬多票出局。如果兩人選票全歸一人,六萬多票已經可以高票當選。李卓人和馮儉基都是溫和派的候選人,同樣雙雙出局。相信選民都會希望他們這四人當中兩人可以入局吧?問題是,誰叫誰退選都不對。這樣我們就需要有一個機制,讓選民可以事先決定誰人可以做他們的代表,爭取入局。

這樣的機制就是初選機制。如果可以在立法會選舉報名前執行,我們可以事先選出一個「派別」的候選人,那樣就大家都可以不用憂心正式選舉時,票源被分簿最終導致選舉落敗的問題。

泛民有舉行初選的經驗,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前,何俊仁興馮儉基曾經進行初選,以決定誰人去代表泛民參加特首選舉。當時我記得是在港鐵站外用IPad投票。選民要輸入身份證號碼才可以投票。不能重覆投票。我當年對這個方式印象不錯。只要稍為改善一下,作為立法會初選的系統也是值得考慮。

當然,仍然需要所有非建制派政黨樂意參加,這個初選才有可能成事。但是大家只要考慮一下多次立法會選舉的落敗經驗,就會明白初選看來未嘗不是一個辦法。最低限度有選民參與,以民意來決定,總比瞎猜好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