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

第七天荷伯特至Bicheno

今天早上我們在酒店吃早餐,住客可以點一個早餐主菜和一杯熱飲。但是我們等了差不多半小時都未上菜,催了一兩次才有東西吃。結果吃完已經接近九時半。




早餐相當豐富。

之後我們回房間執拾好東西,將行李放在酒店前台,然後就前往不遠處的Salamanca Market逛街。之前有人說其實這個市集也沒有甚麼特別,我看它不過是將所有當地的貨品聚集在一起,讓遊客可以一次過掃光罷了。

我們預約了的租車是由11:30開始,事實是因為租車公司在11:45關門,這是最後可以取車的時間,不然我會約更晚一點。我去到Thrifty,見到它原來剛剛在上星期搬了辦公室至三個block之外,嚇了一跳。幸好我去到仍然趕得上。女接待相當友善,也很順利協助我取得汽車和GPS系統。


我們的出租車。


之後我開車回去酒店接太太和將行李放進車內。有車之後便不方便留在市區,因為泊車費用不便宜。因此我們去了荷伯特的Botanical Garden走走。走完之後,太太說要吃東西,我便開車去了機場旁邊的Barilla Oyster Farm。太太買了生蠔吃。

此時,在Google搜索姊姊的航班,發現它延誤了。本來14:15到達,結果15:00才來到。我送太太進去機場的Arrival hall接他們機。而我在機場外繞了好多圈,才等到他們出來。

接到他們之後,我們就要啟程前去今晚住宿的地方Bicheno。首先我們去了Sorell Fruit Farm,到達時也有香港旅行團來到參觀。姊姊和太太都沒有興趣摘生果,所以只買了少少東西我們便走了。在Sorell有Coles超級市場,姊姊想買水所以我們便停留了一會。

之後我們開車直往Bicheno,令我吃驚的是公路上有很多動物屍體(Roadkill)。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差不多每一百碼就有一個。非常可怕也非常可惜。

我們中途在Spiky Beach停留了一陣欣賞一下風景和舒展一下。

最後我們差不多七時才去到Bicheno。Check-in酒店之後我們在Pasini's吃晚餐。

21:15我們訂了企鵝團。


第六天荷伯特

早上起來,我們去了Brother Baba Budan吃早餐,他們只有麵包但是我們沒有所謂。我們吃到一半,有六、七個華人進來想吃早餐,聽到女侍說只有麵包(pastries),就離開了。很多華人,尤其是大陸人,都不會視麵包為正餐,一定只有煎炒煮炸的東西才是正餐,麵包(其實是烤焗出來)不算,沙律更加是不能吃。這種想法真的是十分落後。




回酒店取行李,前台說最好坐電車至Southern Cross火車站乘坐SkyBus,只需要5分鐘就到而且電車可以載行李。我們順利去到機場,取得登機證,之後就上機。JetStar準時起飛前往荷伯特,只需要1小時左右。我們11:30起飛,12:30左右就到了。


在英國的時候,WH Smith是我在英國時經常光顧的書店/文具店,今次在墨爾本機場見到,感到很懷念。



由荷伯特機場前往市區除了的士,就是機場巴士。但是機場巴士一人要$20。當地的朋友叫我坐Uber更快更便宜。我便安裝了Uber app,並且叫了車。車子很快便到,送到我們去市區的酒店,收費$34.95,比機場巴士還便宜。

我訂了Customs House Hotel,它前身是海關建築物,現在保育成為酒店。太太對房間很滿意。但是當天星期五,樓下又是酒吧,所以晚上很吵鬧。不過房間有雙層玻璃窗,隔音效果其實很好。可是沒有空調,未能將窗戶完全關閉。


Customs House Hotel


時間1:30,我買了2:30前往MONA的船票和博物館入場票。所以現在要快些吃午餐了。最後我們去了Subway買三明治吃,再在旁邊的雜貨店買了一瓶汽水,就返去Brooke Street Pier登船了。


澳洲獨有的Plus Coffee No Sugar可樂。


前往MONA的船,有點像香港-澳門之間的噴射船。










MONA是一個現代藝術館,很多藝術品都很奇異。我不會說好,但是也不是差。未必所有人可以接受。如果你對新世代藝術有興趣,值得一看。我們看了兩小時左右就看完了。

之後我們去了博物館上的Moorilla Winery參觀,雖然已經過了品酒的時間,不過旁邊的酒吧仍然開放。酒侍給我們試了兩款酒之後,太太點了一杯來飲。

回程我們訂了6:00的船,這也是全日最後一班船,乘坐的人也比來程時多很多。我們在18:30左右回到Brooke Street Pier,剛巧這裡今晚有Twilight Christmas Market,人流很多。我們找了一會才找到出口。我約了當地的朋友在Mures Lower Deck吃飯,我們就步行過去。我們在Mures Lower Deck叫了一份海鮮拼盤一起吃。這裡也有很多人在吃冰淇淋。


朋友A是香港人,我和他是在愛丁堡唸大學時認識,並且一起返教會。他在畢業後回港,不久之後就去了澳洲悉尼工作。20年前我們曾經在悉尼見面。之後他去了布里斯本工作,現在被公司派來荷伯特工作一年。直到2018年3月為止,之後會返回布里斯本。明天他也會回去布里斯本渡聖誕假。

晚上他領我們前往Woolworths超級市場購物,我們去購物完畢就回酒店。房間的窗戶關好之後真的相當靜,我們也睡得不錯。

明天早上我們去Salamanca Market,之後就開始租車自駕遊,姊姊和姊夫會在下午抵達荷伯特與我們一起玩。

2018年1月15日 星期一

第五天墨爾本

今天再次跟宏城旅遊的蒸汽火車旅行團。第一站前Mount Danedong。導遊/司機很幽默,說大家運氣好可以看到墨爾本全市,再好運一些可以看到海岸,最好運的時候可以看到森林大火!

基本上這個名為Sky High的景點就像是我們香港人上山頂那樣,不過這裡的設施比較簡單,而且今天的遊人也沒有那麼多那麼恐怖。墨爾本本身天氣已經不算熱,但是這裡天氣更涼。




然後司機載我們到Menzes Creek坐Puffing Billy蒸汽火車。我們會由此前往Belgrave。坐Puffing Billy,大家都是坐在欄杆上,將雙腳伸出去火車外。







到達Belgrave,司機已經在等候,齊人之後他馬上開車載我們到午餐地點Grants on Sherbrooke。他叫我們盡快找位置坐再下單,因為下單時侍應會問坐位號碼,好讓他們可以送餐。


我吃的fish and chips。


午餐的Focaccia份量很大,太太只吃了一半,另外一半留下當晚餐。

午餐之後,司機給我們鸚鵡餵食券,讓我們在外面的鸚鵡餵食區餵飼鸚鵡。這類鸚鵡英文名稱為葵花鳳頭鸚鵡(Sulphur-crested cockatoo)。(其實香港市區也有很相似,但是體型較小的小葵花鳳頭鸚鵡(Yellow-crested cockatoo)。)司機說上次有一位母親帶同兒子來餵鸚鵡,可是鸚鵡一飛來,母親馬上嚇壞了,一走了之,留下兒子一人在場。事後司機問那男孩那個是否他的親生母親,他說是…。另外因為他說上次有內地遊客說這種鸚鵡在內地賣12,000元一頭,所以之後他每次往樹上看都見到一叠叠的銀紙。



  

我們也進去餵鸚鵡,但是牠的爪抓住手臂時會令手臂很痛。幸好我們已經穿了長袖衣服,但是也頂不住鸚鵡的熱情,最後也是要將食物盤放下。

之後司機帶我們去Rochford試當地葡萄酒(https://www.rochfordwines.com.au)。這是額外活動,每人要收費$10。但是不是司機收,而是Rochford自己聘用了一個中國人專門負責接待旅行團。他會用中文講解酒莊的事宜,並讓我們試飲四款酒,有紅有白。這$10就是由他直接收。




試酒之後行程也就完成,司機就送我們回市區,大約下午5:00就到了。我們去了Myer內的Brunetti喝咖啡。


然後步行回酒店時,我見到Elizabeth Street上的電車停駛了,前面也有不少警察,心想難道有些甚麼慶祝活動?後來才知道在Flinders Street和Elizabeth Street交界發生了汽車撞擊途人事件。

我們回酒店休息一下之後,看到旅遊書介紹附近在Little Bourke Street的一間叫Brother Baba Budan的咖啡店。太太很有興趣去,我們便去了看看。它其實不大,而且晚上不開門。我們打算明早來。之後,索性在同一條街的上海麵店吃小籠包和吃麵。

明天我們出發去塔斯曼尼亞的荷伯特了。

第四天墨爾本

今天是小弟牛一,早在香港時我已經訂了位置在Hotel Windsor吃午餐下午茶,也訂了門票今晚七時看迪士尼的阿拉丁音樂劇。

早上我們睡晚了一點,畢竟昨天比較晚才回酒店。吃完簡單的早餐我們就去了逛街,很高興這裡有Dymock書店,我去了逛了一會,並且買了2018年的年曆。之後我們一起坐電車前往Hotel Windsor。

Hotel Windsor是墨爾本市內一間歷史悠久的酒店,1883年已經建成開幕,其下午茶已經有130年歷史,可算是當地的一個institution。我們準時入座,女侍者馬上奉上法國汽酒。下午茶的食物質素很好,整個下午茶都非常合我心意,我們很滿足地離開。






下午我們先去了訂明天的Puffing Billy蒸汽火車旅行團。之後我們去了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Gallery有不少國際級名畫,包括畢卡索、Monet、Van Gogh、Rembrandt、Salvador Dali等等。現在這裡正進行三年展,邀請了不少國際知名藝術家來做展覽,當中包括不少人喜歡的波點女王草間彌生。太太看完十分喜歡,只嫌下午五時就關門,時間不足,但是免費入場!












我們跟著去了Victoria Market。今天這裡有Night Market,即是有一個跳蚤市場和飲食攤位。我對擺賣的東西興趣不大,不過見到有一檔是賣描述Victoria Market多年來的歷史的書,在檔位的人應該就是作者。我見他的攤位應該是最少人的了。今時今日做書刊真的很困難,即使在澳洲也一樣。他如此有心,出錢出力真的很難得。我們在此吃了太太最愛的瑞士芝士Raclette,因為下午茶仍然很飽,所以也吃不到太多。



之後我們回酒店整理一下,才去Her Majesty's Theatre。阿拉丁是迪士尼在2014年推出的音樂劇,推出之後一直好評如潮。它在2016年在悉尼開演,現在來到了墨爾本。整個演出除了歌舞出色之外,還有魔術表演,舞台效果,當然少不了燈神Genie的笑話。我只是覺得"A Whole New World"沒有那麼動聽,有點要趕著快些唱完的感覺。看完已經10時多,我們也回酒店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