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

澳門珠海3日2夜遊


12月19日,我們倆人去了澳門和珠海長隆作3日2夜遊。我預訂了澳門的望廈賓館和珠海長隆企鵝酒店。

我們只訂到20日(星期六)中午12時去澳門的船票。所以我們在10時吃了一個晚早餐之後才到港澳碼頭坐船。打算去到澳門在望廈賓館吃個下午茶。

我們去到澳門氹仔,坐永利酒店的免費發財車前往永利酒店,再轉乘計程車往望廈賓館。望廈賓館是澳門旅遊學院其中一個實習單位,在旅遊網站tripadvisor.com中長期穩佔第一位。

我們來到雖然只是2時多,但是已經可以登記入房。前台的女接待十分有禮貌。房間和賓館也很漂亮,有一件可愛的聖誕小食,冰箱內更加有免費啤酒和汽水。







可是原來今天是星期六,賓館沒有下午茶服務。下午茶只在周一至周五才有。(但是我們不大可能周一至周五來住。)我們只有自己出去吃東西。



店內有兩塊牌匾,猜到如何唸嗎?這塊應該是「E牙鬆鋼」


這塊我也不懂。店員說這四個字是唸作:「啜核馨香」

我們走了兩條街左右,見到一間雄興泰咖啡室,店內人也不少,心想應該不錯,便進去了。事實上這裡也真的不錯,我們當然叫了豬扒包,上桌時是熱烘烘的,這已經加分。奶茶和咖啡也不錯。我們很滿意。







之後我們幾經艱苦才坐到車去澳門科學館。去到時可以逛的時間也不多了。但是其實裡面的展覽都頗有趣。逛完我們就坐巴士前往新馬路,觀賞澳門光影節。這裡的佈置相當漂亮,就是人太多。其實在遊客已經這麼多的地方,是否仍然有必要搞活動,真的是很有疑問。

晚餐我們在鳳城珠記吃魚角麵和水餃河粉,之後就去了阿馬喇前地坐巴士回去望廈。返到房間大約是9時半左右。我們洗澡後開了賓館贈送的啤酒來喝,真的是很滿足充實的一天。

2015年12月9日 星期三

在微時 再遇我們的幸福


早一個星期,在圖書館見到有這本新書,立即便把它借了來看。翻看底頁,知道它在2015年7月才出版。我還是第一個借書者。

圖書館現在的新書來得真快。所以我時常都會說,為甚麼要買書呢?只要忍耐一年半載,就可以在圖書館借到了,看完又可以還給圖書館讓下一位讀者閱讀,不會佔用家裡的空間之餘,書也物盡其用。現在有些團體搞甚麼漂書活動,其實跟圖書館的效果差不多。

說回這本書,我是第一次看鄺俊宇的作品。這也是他的第一本小說。他的文字很不錯,有時代感之餘也不會太俗套。對白也自然流暢。當中談到保育一間舊照相館的事情,果然是一個關心社會的區議員的文字。只是守護的過程中未見有新的法律、環保或者歷史觀點。

雖然故事牽涉到我不太喜歡的穿梭時空橋段,但是當中也算有新意。據說這個故事會改編成為電影,以故事來說應該都會有吸引力。餘下的要看導演和演員的功力了。

鄺俊宇還特別為故事寫了主題曲《幸福再遇》。


2015年12月6日 星期日

真夏方程式


2013年我們在東京的時候,當地正在大力宣傳《真夏方程式》電影版。憑著男神福山雅治的魅力去吸引眼球,

之前讀了小說版的《真夏方程式》,昨天再看了兩年前出品的電影版比較一下。整體來說,小說篇幅相當長,對所有人物和地點的描寫多很多。電影版刪減了不少人物。不少有參與的警察角色被刪去,內海薰(柴咲幸)也由岸谷美砂(吉高由里子)取代。但是對理解故事的影響不大。

其實故事牽涉兩宗不同年代的殺人案。湯川學教授在玻璃浦所遇到的那一宗,是十多年前的謀殺案的一個延續案件。現在的這一宗有其困難處,但是真正困難是理解十多年前的一宗。

電影質素算是不錯,最後真相大白時也有感動時刻。有些日本電影真的可以悶到睡著,這齣就還可以。不過也不是一齣真正值得推薦的電影就是了。

曾經有人認為電影的誕生將會取代小說文字,但是我在參加一個微電影製作講座時,導師說只有不好的文字才會被取代,好的文字是不能被任何其他媒體取代的。東野圭吾的小說就是這類型。


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香港球會永不可能勝出亞冠盃

今年6月,東方足球會表示除爭奪港超聯冠軍寶座外,還訂下4年內挑戰亞洲足協盃冠軍,以及7年成為亞洲聯賽冠軍盃皇者為目標

最近在2018年世界杯外圍賽亞洲區C組,香港兩次與中國隊打成平手,比賽之後多名港隊主力,會在明年1月轉會市場重開後,以「內援」身份北上掘金,當中包括兩年前曾短暫效力北京國安的「虎哥」李志豪,以及東方的「黑雙塔」法圖斯和基藍馬。基藍馬已曾自爆,獲國內球會招手,條件比其在東方(他自爆月薪超過6萬港元)高出很多

香港球會明顯在金錢上沒有可能跟國內球會比較。雖然現在部份本地高薪球員已經可以有六萬港幣月薪,但是國內一支中甲球會可以付出十萬人民幣甚至更多,有些更加可以向球會付出轉會費。加上球員普遍都會想向更高水平的足球比賽挑戰,看看自己的能力可以去到那裡,所以本地球會更加沒有抗衡的能力。

香港最好的球員,肯定會逐一被國內球會挖角。本地聯賽最好的球員都不斷跳槽,那麼香港球會如何提升自己的水平呢?香港球會更加不可能挑戰亞洲冠軍聯賽。(將會出戰2016年亞冠杯外圍賽的傑志的入籍球員,已經被國內球會打主意了。)

問題來了,球會都會考慮,與其不斷被國內球會撬走自己辛苦培育出來的球員,那不如我索性自己組織一支球隊到國內比賽?中國超級足球聯賽剛剛簽下了5年80億人民幣的轉播費用。假設中超20隊,有60億可供平均分配,20億留給賽會。那麼每隊都仍然可以分到3億。香港球會不知要做多少世才可以找到3億。港超聯再發展10年都不會有這種收入。

而且中國兩度被香港逼和之後,一定會有動作。我想他們多數會以邀請香港球會北上為其中一招。「一統」中港聯賽之後,只要在大戰前多安排幾場聯賽給你的球員,就可以令你失去戰鬥力,香港代表隊以後想再打和中國也不會容易。

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

我的追劇歷程

近年香港TVB劇集質素每況愈下,簡直慘不忍睹。我也終於放棄了。太太當年很喜歡看《死亡筆記》,我們在日本旅行時見到有新的電視版。我便索性上網下載回來,然後大家一起看。


雖然對選角仍然是不滿意,但是有數集的劇情仍然覺得相當緊張刺激。可惜最後一集有點拖拖拉拉,而且N和奇拿的對戰也描述得太簡單。但是已經好過看TVB劇很多倍。



太太看完星期日早上TVB播出的《Summer Nude》(夏日傾情)之後,很欣賞山下智久(的俊朗)。所以看完《死亡筆記》之後我見到有這齣新劇《朝5晚9》,便找來一起看。劇情相當有趣,兩個偶像山下智久和石原里美的演出也不差,又有搞笑內容,好看得有點出乎意料之外。


其實由網上下載劇集已經不是今天的事,自從有了Marvel的《神盾局特工》之後我就已經開始做。之後還有《特工卡特》。只是現在我看的劇集更多,而且會和太太一起看。



今年四月,Netflix推出了新的《夜魔俠》,我又怎麼可以錯過呢。這齣13集的連續劇實在是太好看了。


你現在要我走回頭路去看TVB的劇集,我也沒有可能了。那種製作質素的劇集我已經接受不了。忍耐是有一個限度,我的生命也是有限的,我不要浪費我的人生去看那些不入流的劇集。


2015年11月5日 星期四

小馬山和畢拿山

昨天(11月5日)我去了我家後的小馬山和畢拿山。我在這裡住了七年多,但是還是第一次上小馬山。畢拿山就多年前經天梯去過一次。我是由柏架山道旁邊的一條梯級上山。梯級很多。


這裡已經到了山脊,到了山脊就沒有大樹可以遮蔭。


在山脊上,這裡有高頻無線接收站,不准進入。


小馬山橋。


山上原來有住戶。不過不是豪宅。這裡好像是警察練耙場。


可以遠望市中心景色。

video

山脊上看維港景色。


這裡也有芒草,不過現在還不是很多。


芒草。


由小馬山望向畢拉山。


右邊是小馬山,左邊前往渣甸山。後面往畢拉山。


畢拉山頂





畢拿山頂下望柏架山道。


柏架山頂。


最後沿天梯走回柏架山道。再返回鰂魚涌。非常滿足的山上行。


2015年10月27日 星期二

南丫島未來發展

最近我們去了南丫島一趟,今次去了索罟灣,跟著經過模達灣、榕樹下、石排灣和東澳走了一圈。最後和朋友們在索罟灣吃海鮮晚飯。

回家之後再上網看看南丫島的未來發展計劃,原來有兩個。一個是政府規劃處主導的舊石礦場發展計劃,另外一個是由私人發展商策劃的博寮港發展計劃。


舊石礦場年代 - 一看就知沒有保育價值



舊石礦場現在

政府的計劃有三個選擇,可以容納人口由2,800至7,000不等。雖然沒有甚麼非常嶄新的構思,但是我認為5,000人口的發展計劃可以接受。畢竟現在我們說的地點是一個舊石礦場,本來就沒有甚麼保育價值可言。現在觀塘秀茂坪安達臣道石礦場也在發展中,我沒有聽到有不滿。

而且南丫島事實上是有適度發展的需要。現在島上沒有醫院,也沒有超級市場。對島上居民來說其實很不方便。人口多了以後,相信島上居民生活也會改善。至低限度往返香港的船期也會頻密起來。事實上九成南丫島居民都希望發展。我們這些一年只去兩三次的非島上居民應該尊重他們的意願。適度的發展是應該的。

我對一些不是住在當地,卻時常以保育原因去反對發展的個人或團體感到十分反感。你真的這麼喜歡這個地方,你就搬進去住,然後才再說反對發展吧。你自己不是住在那裡的話,那個地方的居民的苦處你又理解幾多?你只是說當地美麗而且有生態價值就反對,你看到的只是外表,根本不清楚真正居民的處境。而且那樣豈不是全香港都不能發展?那麼香港的劏房問題又如何解決?一說到這裡,保育團體一定說是政府的問題。但是現在不是你處處都在阻撓嗎?

但是由雅居樂牽頭的博寮港計劃我就真的有所保留。這個計劃基本上是一個遊艇港項目,包括約900伙住宅單位,150間酒店房間和500個遊艇泊位。但是這一切都是在本來甚麼都沒有的南丫島東澳灣一帶,對當地會做成規模相當大的破壞。


這個博尞港發展規模太大,不值得支持。

我認為目前真的沒有必要發展博寮港。即是要發展,也應該等舊石礦場發展完成,島上人口增加了之後,再看各方意願才考慮。

2015年10月13日 星期二

建議香港巴士站上蓋設計

我很怕在雨天等巴士,因為每當巴士到站時,本來已經收起雨傘的人們,又會把雨傘張開湧往巴士門。為甚麼?因為現在的巴士站上蓋不夠高也不夠突出,不能夠讓乘客在不用被雨水淋濕之下登上巴士。

淋濕身也是小事,最麻煩是很多人不到上車最後一刻,也不願意收起雨傘,因此雨傘很容易插到其他人,十分討厭。


現有的巴士站根本不能讓市民不淋濕身又可以上到車。

現行的巴士站設計,相信是為了許多年前只有單層巴士的年代而設計。但是自從有了雙層巴士之後,它就已經不合時宜。很多市民其實等巴士的時候也會開著雨傘,也是因為遮蓋有限。我家附近的巴士站,就是因為太阻礙又沒有甚麼好處而索性被清拆掉。

為此我畫了以下這幅畫,希望運輸署、區議會、路政署…等等,可以考慮改善現有的巴士站設計,使我們這些小市民可以不用淋濕身又可以上到巴士。其實這個設計也是很簡單。

將巴士站建高些,上蓋又突出些,市民就不用開著雨傘上車了。

當然突出路面的部份是在馬路之上,但是其實高度限制在香港是常見的事,例如海底隧道及天橋底都有限高,因此只要上蓋附合正常的過度限制,可以讓絕大部份的汽車通過,就不應該是問題。

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建議在離島發展養禽業

最近看了一篇在AM730的文章(獸醫城中行 - 王啟熙
振興本地禽畜業),提到香港在活雞供應方面應該可以做到自給自足。我是十分認同。尤其是考慮到近年每次發生禽流感事件,都是因為大陸雞場出事,而不是香港的雞場。但是香港的雞農卻往往要一起消滅無辜的本地活雞。


離島可以考慮飼養走地雞

我明白食物及衛生局對活雞供應感到憂慮,因為沒有真正杜絕禽流感的辦法。但是香港市民一直都喜愛活雞,與其建議停止活雞供應甚至禁止本地飼養活雞,不如考慮如何優化整個活雞飼養方法和供應鏈。

我認為,鼓勵雞農在香港一些比較少人居住的離島飼養活雞,會是一個相當容易管理的方法。香港目前有一些島嶼居民比較少,如果可以有適量的農業發展,會是一個不錯的方法去令這些離島的經濟及民生稱為改善。我心目中的離島包括塔門、吉澳、蒲台和東龍島。它們有少量人口,定期有街渡前往,但是人口愈來愈少。

首先,在離島養雞,如果雞隻中出現禽流感,只要將這個島上的雞滅絕,毋須殺死全香港所有活雞。因為雞不會飛,沒有可能將病菌帶出這個島。雖然如果有其他飛鳥飛到島上,感染或被感染了禽流感,這個方案也解決不了這種問題,但是這跟在動植物公園或香港公園尤德觀鳥園養鳥兒一樣。假如有飛鳥要外闖,人類根本沒有能力也不應該限制。至少,我們知道如果島上有禽流感,我們可以滅掉島上的雞及禁止市民前往該島。相比如今的措施,這保障已經是很大的進步。

而且在離島發展禽畜業,可以協助振興這些離島的經濟。我提到的離島普遍交通不太方便,土地非常便宜,雞農可以長期在此發展禽畜業,令他們有信心作出投資。而且地方大,不怕走失,更加可以鼓勵雞農養走地雞(free range chicken)。相信只要有充足的衛生規管,在離島做禽畜業,最終達到本地活雞自給自足,相信會有這個可能。

2015年9月13日 星期日

建議香港迪士尼第二期上市集資

香港迪士尼樂園建成開門已經十年。我和太太總共只去過四次:2006年4月、2011年3月、2012年10月和2013年9月。其實我們對它的整體感覺是不錯的。甚麼不平等條約之類,我不覺得是那樣,那塊地本來就是要填海興建十號碼頭,不過最後取消興建而改建成迪士尼罷了。李嘉誠興建十號碼頭,難道他會出錢填海?



你看新加坡爭著要建環球影城、上海和北京又爭著要建設迪士尼和環球影城,就知道他們見識到了香港迪士尼是好東西。

梁振英說香港政府與迪士尼正在研究第二期發展計劃,坦白說我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會動手。因為第一期似乎仍然有不少空間可以擴建。但是今次有提到是因為想在第二期建成之後,再返回第一期繼續擴建,讓兩個樂園都有人流,不會所有人湧入第二期而令第一期水盡鵝飛。這就清楚明白了。

第二期會興建甚麼其實都可以說是沒有甚麼懸念,主要因為美國迪士尼在剛剛過去的D23展覽中表示,加州和佛州的迪士尼都會興建「星球大戰」主題區。香港迪士尼本來有機會興建Star Tours 2,不過後來被Iron Man Experience所取代。現在香港迪士尼可以在第二期興建這個星球大戰主題區,並且把Star Tours 2也加入去,令整個園區更加完整。(加州的Star Tours 2和星球大戰新園區將不會放在一起。)



另外一個幾乎走不了的新園區一定是2017年在佛州開幕的Pandora: The World of Avatar園區。據說迪士尼主席Bob Iger向霍士影業付出了極多的版權費用,以取得全球主題公園專利費。他肯定不會讓Pandora只出現在佛州。現在我們知道上海和東京都不會有,那麼香港迪士尼第二期極可能會有。



最大的問題,第二期樂園數以百億計的龐大建設費用,年賺只數億元的香港迪士尼如何承擔?政府如果再次注資,市民未必同意,因此在立法會內的阻力一定很大。我的想法是不如索性將政府和迪士尼共同擁有的「香港國際主題公園有限公司」上市發行新股集資。

香港迪士尼已經超過連續三年賺錢超過5千萬,市值也肯定超過40億,主要業務也在香港,完全附合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條件。只要迪士尼的控股量價值不低於19億港元,就不會違反它跟政府的協定。假設雙方現在總控股量是100萬股,只要再發100萬股新股來集資,以興建第二期樂園為目的,由市場自行決定是否投資,相信是最符合市民期望,也是最有效率的做法。當年日本東京迪士尼海洋也是靠Oriental Land Company上市集資而建成,香港迪士尼大可以照辦煮碗。

新加坡電影

兩星期前,太太獲得了兩張新加坡國際電影節的門票。電影節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行。當晚有兩齣電影同場上映,分別是《Ah Boys to Men: Frogmen》和《Unlucky Plaza》。我們拿到的是《Unlucky Plaza》的門票。



當晚見到張建宗和陳茂波等等也有來臨。意外地趙雅芝和黃錦燊也有出席,很多人找他們合照。後來太太才了解原來因為他們的兒子黃愷傑(Wesley Wong)有份參演《Ah Boys to Men: Frogmen》。

《Unlucky Plaza》故事講述一個在新加坡lucky Plaza經營餐廳的菲律賓裔東主,因為生意不景氣而快要被包租婆將他和兒子趕出居所。此時他在夜店認識了一個新加坡富婆,她願意將自己在丹戎巴葛的組屋廉價租給他。他付了租金之後,卻發現組屋內全是妓女。他憤而將包租婆、她的老公、地產經紀和她老公的債主一起綁架起來。

整齣電影的故事和結構其實相當扎實,人物也很實在。以新加坡電影來說是一大突破。不過結局有點奇情。最保守和最怕事的一人,在沒有任何特別強烈理由之下,居然做出了很暴力的事情。最可惜是當晚現場觀眾很少,可能是主辦單位新加坡領事宣傳不足。

太太之後又借到《Ah Boys to Men: Frogmen》的影碟回來。這已經是這個系列的第三集。之前兩集我們沒有看過。故事很簡單,就是新兵入伍要接受訓練成為新加坡海軍陸戰隊的蛙人部隊,當中被訓練時經歷的甜酸苦辣。

電影的劇力其實頗為薄弱,不過由於訓練部分十分寫實(有新加坡軍方協助),演員也真的很賣力「訓練」,所以令新加坡觀眾很有共鳴是可以理解。但是電影為了說明訓練艱苦的部份,實在拖得太長了。其實改為拍5集,每集45-50分鐘的電視連續劇會不會更好?現在片長2小時28分鐘,觀眾少點耐力都不行。(即使《復仇者聯盟2》都只是2小時21分鐘。)

總括來說,兩齣電影都值得一看,但是又未至於真的很優秀。

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中國 0:0 香港

昨晚在電視機前目睹了2018年世界杯足球外圍賽,中國最終主場只能以0:0打和香港。真的是喜出望外。雖然不是勝利,但是能夠打和中國國家隊,對香港來說已經是一個很傑出的成就。香港隊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偶有佳作,昨晚就是其一。


事實上,比賽前聽說聶凌峰受傷不能出場時,已經感到不妙。因為整支球隊中以他的技術和經驗最好,有他在防守中場的位置,才可以串連香港的防守和反擊。不然的話香港後防的解圍都會雜亂無章。而事實也是如此。再加上比賽開始不久隊長陳偉豪又受傷,所以當時真的是令人擔心。

幸好近年來香港足球隊吸引了不少非洲和英國兵入籍加盟。基藍馬、法圖斯、積施利和高凡真的是非常幫到手。另外防守中場位置也有國援白鶴和黃洋協助。前鋒線上麥基的速度也牽引到對方的中堅球員,使他們不敢貿然壓上來。可惜他技術不佳,不能真正為中國隊帶來威脅。

其實上半場完結的時候我真的以為香港會輸3:0。因為實在是太驚險了。那時候中國隊已經四次擊中龍門框。香港沒有可能再抵擋45分鐘吧?即使可以抵抗到80分鐘,始終兩隊球員的體力有差別,香港球員應該捱不到90分鐘啦。不過,可能新聘回來的日籍體能教練真的有幫助,香港球員真的支持到最後。

現在香港首要任務是迎戰剛剛以15:0大勝不丹的卡塔爾國家隊。相信到時戰術也不會有大改變。不過一些踢足90分鐘而且年紀較大的球員可能需要休息,好像李志豪。他的位置可以由張健鋒取代。另外高凡或者麥基的位置也可以由安基斯取代。這兩位前鋒在昨晚也真的花了很多體力。安基斯雖然已經37歲,但是比賽半場應該沒有問題。

真心希望香港隊可以繼續努力。最好是11月的時候,聶凌峰和陳偉豪可以復出,另外身處葡萄牙的歐陽耀沖也可以在當地獲得正選,然後回來為香港上陣。那就十全十美了。

2015年8月27日 星期四

電梯

在香港使用電梯,有時真的感到很不舒服或者很奇怪。早上人多的時候,大家都在等等等,之後電梯一到,人們蜂湧而入同一部電梯。這個時候我一定不會跟他們爭,因為之後第二台電梯來到,就只有我一人使用。我試過去到18樓時,第一台電梯還在7樓。

午飯時間,人們又爭著去吃飯。由18樓坐電梯,幾乎層層停。去到8樓左右已經滿座,再去到4樓,等電梯的人只好望(電梯)門輕嘆。如果我在4樓上班,我就不論上班下班都走樓梯了。但是我見到他們只是想坐下一部電梯。曾經有朋友說,以前的人那麼健康那麼長壽就是因為唐樓沒有電梯,即使住8樓也是天天走樓梯。我爺爺活到103歲,他以前住的大廈沒有電梯,他住5樓,天天走樓梯。現在的人,電梯來慢一些也要找張椅子坐坐。

試過有一次,我坐的電梯內有人遲到,人們一出電梯他就馬上按關門按鈕。到了我的樓層,門甫一打開他就按鈕關門,而電梯又真的未完全打開就開始關門。我要呼叫「喂!」他才改按開門。大哥,你遲到不關我事。

還有就是,我的辦公室大廈的電梯很快關門,所以我通常不按關門按鈕。(其實每按一次關門按鈕都要花費電力,多按相當不環保。)當年金融風暴,南韓人都不按關門按鈕以節省開支。但是我的大廈內其他用戶都沒有這種考慮。總之一進電梯就按關門。試過有一次,前面的人一進電梯就按關門,結果電梯門夾到他之後進來的人。你真的有這麼急一秒也不能等嗎?

最後,我不明白為何香港到現在仍然沒有引入可以取消已按的樓層的電梯。例如我去18樓,按錯了17樓。我可以再按17樓的按鈕一次,就會取消停17樓。這種科技早在10多年前我在新加坡時已經見識過。但是在香港還是很罕見。就是新近建成的立法會大樓也沒有。(不然也不會有議員助理能夠以按盡所有樓層,來阻慢別的議員前往立法會會議室。)香港的科技發展繼續這樣停滯不前,只會愈來愈落後。

2015年8月25日 星期二

日本遊後記

去了17天日本,真的是有些疲倦。但是一比較起日本和香港,就會感到失望,為何鐵不成鋼?在日本很難找到垃圾桶,但是到處都很清潔。香港垃圾桶比比皆是,卻污穢不堪。

今次前往東京和北海道令我想起倫敦和蘇格蘭。英國和日本兩個國家有些地方很相似。大家都是島國,以一個巨大的國際性城市(倫敦和東京)為中心。兩個國家都是採用君主立憲制度,大家都保留了皇/王室。(英國是王國而日本是皇國。)而在國家北部,有一個如歐洲小國般大的地區,以其獨特文化、美食或風景而聞名。

有時我會想,為甚麼我們會那麼喜歡日本?我想最主要原因是我們受它的文化影響很深。不論是電視劇(例如:《前程錦繡》、《阿信的故事》、《東京愛的故事》、《悠長假期》、《半澤直樹》)或者是動漫畫(例如:《多拉A夢》、《我係小紀廉》、《機動戰士高達》、《龍珠》、《死亡筆記》等等)。甚至是小說(例如:村上春樹、東野圭吾)和日式食物(例如:拉麵、迴轉壽司、抹茶製品、日式火鍋等等)都陪伴著我們不同世代的人成長。我們可謂「中毒」太深。

韓國近年也大力推動其文化產物,但是其歷史始終不夠日本濃厚。我記得我們在看電視時,見到有節目今年為近藤真彥慶祝他出道35周年,我們都很有興趣看看他現在的模樣。韓國那有已經出道35年而又廣為我們認識的明星?沒有錯今天日本最受歡迎的男子組合「嵐」的風頭或者都及不上韓國的眾多男團,但是日本仍然是很努力地做,而且他們堅持不會抄襲其他人,甚至連購入外地的電視節目或者歌曲來改編也不會,這點很值得尊敬。

雖然以下跟今次的日本遊無關,但是我也想說少少。現在香港有一個男子被廣泛媒體稱為「旅遊達人」。雖然我跟他曾經有個片面之緣,但是對他的「旅遊紀錄」真的一點興趣都沒有。最令我感到古怪的是他自己一人去了被日本媒體稱為「天空之鏡」的Salar di Uyuni鹽湖時,他無端端感動不已,嘩啦嘩啦地哭泣。他又沒有明確說明是為甚麼,令人摸不著頭腦。可能是旅途很辛苦?可能是曾經有位友人表示想去但是去不到,而他又代替這位友人完成了此行?如果只是因為風景美麗,我想不會這樣哭吧,更美麗的地方他都去過啦。總之他沒有解釋。我總覺得他是一個怪人。

他不管去那裡都是自己一個人去,而且差不多全世界都去過了。假設他將來找到了一位伴侶,那麼他們還有些甚麼地方可以一起去?還是他打算去遍全世界之後才找一位伴侶?那麼他就可以帶他的伴侶去重遊他最喜歡的地方?我覺得這種旅遊態度很奇怪。我只有一句說話對他說:「Happiness is only real when shared。」(來自電影《Into the wild》(2007)。)

那麼我對今次旅遊有感動嗎?我最感動的是我們兩夫婦可以跟我姊姊和姊夫一起遊北海道,而且在多個景點還有我的多年好友一起玩。(雖然不在一起的時間更多,但是這樣也許是好事。) 另外在東京又可以跟我太太的表妹及她的女兒一起去玩和浸溫泉。人老了更加想多跟家人及親友一起渡過一些歡樂時光,從這個角度看今次的旅程實在是相當完美。

2015年8月10日 星期一

7月19-20日:鬼怒川溫泉及回港

雖然有蟲咬,但是早上我們還是在九時左右才離開酒店,可能因為之前一天實在太早起床,大家都很疲倦的關係。我們在車站附近吃了早餐才坐電車由日光前往鬼怒川溫泉。


到了鬼怒川溫泉,表妹第一時間詢問有關日光猿猴軍團的門票事宜。在鬼怒川溫泉的觀光中心購票比較便宜,所以車票和門票都立即買了。


表妹的女兒在東京看了日光猿猴軍團的電視節目,她十分喜歡,所以表妹一定要來這個景點。為了趕及1時的表演,我們要坐12時15分由鬼怒川溫泉駅開出的巴士。當時已經是11時45分,我們只好在附近閒逛及浸足浴。不浸還好,浸完大家都滿頭是汗。

到了日光猿猴軍團,我們趕及了一時的表演。雖然聽不懂日語,但是也覺得頗有娛樂性。只是表演者有時對待猴子時都相當粗魯。表演之後可以餵猴子,但是飼料有限,想參加的人需要與主持人猜拳決定,猜贏了才可以獲得一張籌,憑著這張籌才可以付200日圓買飼料。

表演完畢時下大雨,加上因為要等巴士,所以回來車站已經是三時許。我們就去了酒店check-in。經過昨晚的噩夢,表妹其實很擔心我又選擇了甚麼奇怪的酒店。不過這間伊東園Hotel New Sakura是一間大型連鎖溫泉酒店集團的一員,質素始終有點保證。



我們訂的是會席料理住宿計劃,三大一小收費37,000日圓。這間酒店比較奇怪的是我們在check-in時已經要付錢。(之前我們入住的所有溫泉酒店都是離開時付錢的。)我瞥見旁邊check-in的日藉女士的收費是五個人不用40,000日圓,平均每人只是8,000,比我們更便宜,相信他們訂的是自助餐住宿計劃。

房間內有熱水及小點,我們沖了綠茶及試吃小點,休息一下。太太和表妹覺得小點頗好吃,晚上在酒店內的商店各自買了一盒。

Check-in之後也未到四時。我們就到酒店旁邊參觀一條行人天橋。本來想去坐吊車,但是它在四時就停止運作了。





回來之後我們就去浸溫泉。表妹的女兒(八歲)是第一次浸溫泉,她對於要全身赤裸和其他女人一起浸溫泉感到很害羞,但是在表妹及太太的領導之下她也算接受得來。

我們浸完溫泉已經五時半。休息一下我們就到餐廳吃晚飯。


晚餐是會席料理。食物非常豐富,還有免費飲料,包括啤酒、紅酒和果汁。白飯也是自由添加。太太和表妹十分滿意,表妹更吃了三碗飯!(我也沒有添飯。)可能因為我們沒有正式吃午餐吧。

吃飽之後大家又去了再浸溫泉。酒店內有一間漫畫室,我去了看一看,但是漫畫很舊,《神之水滴》只到第20期(香港已經出版到第40期)。

20日早上,太太和表妹又去了浸溫泉,沒有帶仍然在睡的表妹女兒去。她們回來之後我也去再浸一次。之後才一起去自助餐廳吃早餐。


吃完已經九時多,我們就前往車站,我們訂了的Spacia Express Kegon 9:45分由鬼怒川溫泉開出。9:45分由鬼怒川溫泉開出的其實是普通列車,大約10時到了下今市轉乘的才是真的Spacia Express。

今天列車運行非常暢順。11:45分我們就到了東京Sky Tree站。我們在此下車逛了一會。然後在押上站坐地鐵到東銀座,再步行到築地取回我們的行李。我們今晚18:15乘坐ANA航班回港,表妹和她女兒就在明天早上由羽田乘坐JAL航班往香港。其實ANA也有21日早上回港的航班,但是時間太早,不能讓我們在免稅店購物。而且我們的機票有效期是17天,而今天(20日)已經是第17天,所以即使我們想明天走也不可以。

取回行李及跟姨丈說了再見之後,我們就步行回去東銀座,買了成田Sky Access的車票(1,300日圓左右)前往成田機場。我們在14:10上車,15:10左右就到了成田機場。

在成田機場車站我們就退回了我們的Pasmo車票,取回一千多日圓。在check-in櫃枱辦理登機手續之後,就馬上入閘。姊姊上星期回港時已經告訴我們在26號閘附近有一個lounge可以讓Priority Pass的客人使用,沒有吃午飯的我們就趕著去了。


Lounge內的飲食其實很簡單,只有麵包、飯團、杯麵和飲料。

吃完東西太太就去了免稅店博殺。我們約好17:30在閘口會合一起登機。雖然是ANA,但是登機卻要坐巴士。回到香港,又要坐無人駕駛列車到入境區。確實是有點令人失望。

幸好機內的服務還不錯。我看了兩齣電影,分別是:《Star Trek into darkness》和《廣告祭?唔制!》。兩齣電影都很不錯。




香港時間晚上9時多我們就回到了香港。取回行李之後就坐機場巴士回家了,終於結束了長達17天的日本之旅。